戏剧到了哪里,文明就到了哪里

科技来探索 2019/12/02 09:58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首届中国西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正在进行时。

中国大凉山是个有名的地方。

我知道大凉山是小学时学的课本中,关于红军长征时刘伯承元帅和彝族首领小叶丹结盟的故事。从那时起我知道中国有个大凉山,知道中国有个民族叫彝族。

后来看了电影《达吉和她的父亲》,又知道了中国彝族一直是奴隶社会,人口众多的彝族主要生活在中国四川、云南一带的大小凉山里,自然环境非常艰苦,没有统一的首领,各个山头各个寨子在各自头人的带领下各自为政,常年械斗打冤家,生活非常贫苦。

后来中国在西昌建设了卫星发射基地,西昌是大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偏远的大凉山腹地成了中国最现代化的航天城。

近些年来,凉山南红又使凉山名扬天下。

可是,关于大凉山贫困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悬崖村的偏僻艰险使大凉山成为热点。

在这样的地方搞戏剧节,行吗?

许多人有这样的疑问,说老实话,开始我也有这样的疑问。

当我来到大凉山,亲自参加了戏剧节,我坚决地认为,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是有意义的。

下了飞机,一股浓浓的戏剧气氛扑面而来,从飞机场到大街上,到处都是鲜艳夺目的戏剧节广告,凉山州首府西昌著名的火把广场成为了一个戏剧乐园。具有民族特点又带着现代风格的金鹰大剧院和附近的几个剧场,天天上演来自各个国家的剧目,广场周围几个露天剧场,成为市民免费观看戏剧的好去处。

有人说,做广告还不容易?造气氛还不容易?

是的,做广告不复杂,但是形成全民欢腾的节日气氛不是靠广告能达到的。

来参加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以色列默剧《石头》在听涛小镇旁的露天“谷剧场”表演。以色列艺术家用无声的形体动作,让观众看到了一个震撼人心的故事:德国占领者采集了巨石,要用来建占领者纪念碑,占领者失败了。活下来的被占领者找到了这些石头,用来建起了反抗者纪念碑。演员在标志鲜明的音响中,忍受饥饿、毒打、死亡,奋力抗争,不断有牺牲,但是绝不屈服。他们用自己的形体表演告诉了观众一个真理:石头是为真理和正义者建立纪念碑的,邪恶者只会被石头砸死。我没看这个戏,听了这个戏的思路浑身颤栗:这才是戏剧思维。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尹晓东发微信说:“一部《石头》奠定了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品质。”

法国戏剧家表演的冰偶剧《在任何地方》被认为是“一人一冰偶,语汇无比凝练准确丰富。”——青年戏剧评论家赵妍。

罗马尼亚戏剧家表演的《早餐之前》被称为:“示范式表演。”——国家话剧院导演吴晓江。

戏剧评论家、导演梧桐说:“我没有想到第一次举办戏剧节的大凉山请到到了这么些好剧目,用目不睱接来形容并不过分。”

参加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中国剧目也在这里引起很大的轰动。国家话剧院演出的由罗怀臻编剧、王晓鹰导演的《兰陵王》做为开幕演出,让大凉山人民看到了中国话剧的扛鼎之作。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出、何念导演的曹禺名著《原野》被演后谈发言的观众认为是“最棒的《原野》。”

一个戏剧节成功不成功,不能只听专家学者的。在一个地方举办戏剧节,听听当地观众的感受是最重要的。

当中国北方昆曲剧院的昆曲小戏《反求诸己》在听涛小镇露天听涛小剧场演出结束后,在场的一位女士说:“我今天太荣幸了,我和我妹妹居然亲眼看到了真实的昆曲表演。我和我妹妹都是西昌人,我们都是小学老师,我们知道中国昆曲是世界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我们只是在电视上和电脑中看过昆曲。我们没想到过我们会看到真的昆曲。今天,我们在这里看到了来自北京的中国最好的昆曲剧院的艺术家们的表演。我们太激动了。昆曲这么美!这是真的!我们是自己买的票,从西昌坐公交车来到这个小镇,就是想能看一看真的昆曲是什么样的?真是太美了。我们真是太幸运了。”

宫晨的独角戏《非典型捧腹爱情》演出结束后,一位中年男观众说:“我们这里很少看到戏剧。独角戏我是头一次看,很震撼。这一个年轻的演员,刚才一个人演出十几个人物。我完全看傻了。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学什么像什么吗?我看到你们的介绍中说,你参加过上海艺术节,沈阳艺术节,还在大连等一些大城市演出,受到热烈欢迎。你还来到我们这么偏僻的地方,让我们看到这么精彩的艺术。我真的很激动。希望你在这里多演,让更多的凉山人看到这样的表演。我们真是大开眼界。”

我一直认为“全民皆乐为节”,一个什么什么节,如果在举办节的地方的老百姓没有参与进来,老百姓不能享受到节的快乐,那是不能叫节的。大凉山国际戏剧节非常明白这个道理,几十个露天剧场,几百场露天演出,老百姓免费观看。当波兰、法国、澳大利亚等艺术家在露天演出时,在大凉山掀起一股看戏热。露天剧场前,总是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平时不怎么能看到外国人的当地小孩儿,时常尖叫:“外国人!外国人!”外国演员的互动水平是非常高的。他们在表演中,经常拉观众入场参加表演。而这样的表演基本都是滑稽幽默的。不管是被拉进场的人,还是在一旁看的他的朋友们,还是和他不认识的观众,都为参与者的勇敢和笑点哄堂大笑。而被拉进场内参加演出的人可以说:“我和外国人一块儿演过戏”,这可能是他一辈子的骄傲。可以说,凡是有露演的地方,都是欢乐的海洋。

大凉山国际戏剧节不光是有演出,还有戏剧工坊,由国内外的戏剧家为参加戏剧节的普通人进行戏剧培训;有戏剧论坛,来自国内外的戏剧家和当地的普通老百姓一起讨论对戏剧的感受。还有演后谈,每一个看戏的观众都可以对戏剧发表自己的感受。连大凉山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戏剧节来了好多大艺术家!我们大凉山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名人!这几天大家都好高兴噢”

大凉山国际戏剧节主要发起人和执行总监李亭老师说:“如果没有这个戏剧节,怎么会有这么多戏剧家来这里给这里带来这么多智慧?这是大凉山巨大的财富。”

是的,大凉山还有一些贫困的地方。今年是脱贫致富关键一年。但是,脱贫不光是物质脱贫,更不能搞数字脱贫,真正的脱贫、稳定的脱贫是文化脱贫、精神脱贫。

戏剧不光属于大城市,戏剧不光属于有钱人。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

戏剧给大凉山带来了什么?

我感受到:戏剧到了哪里,文明就到了哪里。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散人乱弹(作者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李龙吟)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