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彭德怀带出来的军队!他们以身体铺路,把韩军第一王牌部队打成了“残废”...

瞭望东方周刊

08/24 09:18

+关注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原文首发于2020年8月23日,原标题为《不愧是彭德怀带出来的军队!他们以身体铺路,把韩军第一王牌部队打成了“残废”...》。

1998年抗洪,现第73集团军某旅是第一个发现九江决口险情、第一个投入封堵决口生死战、第一个拦截并组织沉船、第一个组织群众撤离的单位。库叔曾在2018年时刊文 《一场浩劫降临!20年前大堤的溃决震动了全中国,2营公然抗命,市委书记的举动也出乎意料...》 纪念。

2008年,南方雨雪冰冻灾害,该旅官兵再一次临危受命、驰援江西。

今年,该旅刚结束驻训任务,没来得及做任何休整,3700多名官兵再次启程,22年来第5次驰援江西。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20年7月15日,在江西上饶余干康山大堤,东部战区陆军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官兵在装填沙土石,用于加固子堤。

这支英勇的部队,还曾在抗美援朝等战争中做出巨大贡献。

2019年国庆阅兵式上,战旗方队中有一面军旗上书“二级战斗英雄连”,就是陆军第73集团军某旅2营6连。

该旅前身为第1集团军某旅。遥望当年,第1集团军虽不如第38集团军、第39集团军知名度高,但它曾跟随贺龙、彭德怀等南征北战,并在朝鲜战场上暴打韩国第一王牌部队。

那么,陈赓大将口中“人数虽少,战斗作风极好”的原第1集团军某旅,是如何打赢韩国第一王牌军队的?

文 | 王正兴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1

兵力

1953年4月3日,志愿军1军与47军完成换防,7师(即后来的3师)接替了141师从老秃山到临津江的防线。 当面之敌就是被美军誉为韩军第一王牌部队的第1师团以及美军的步兵第7师。

志愿军坦克部队在战前宣誓。

在国内,我们对韩军战斗力的印象通常都停留在战争初期一触即溃、逃跑如飞的形象上。可实际上,到了战争后期,其步兵战斗力远远超过美军步兵。

1953年4月,韩军第1师团在观测到志愿军1军7师换防到他们当面后,认为7师是参加战争的新部队,频频发动夜袭。

敢于主动发起夜战,也是韩军和美军的一个最大区别。韩军第1师团的夜袭不光是正面小规模袭扰,甚至敢于深入7师侧后进行袭击。

但是,两个月34次伏击和反袭扰战斗,韩军第1师团每战必败,终于意识到这支新来的志愿军部队并不好惹,于是放弃袭扰,改为防御。

当时,韩军第1师团的布防情况为:15联队为右翼在临津江东侧,11联队为左翼在临津江西侧,12联队为预备队。

该师团可以得到的支援有:

炮兵

韩国陆军总部第5炮兵群(3个炮兵营);师团直属炮兵群(3个105毫米榴弹炮兵营和1个155毫米榴弹炮兵营);美第1军7个炮兵营,第57、187炮兵营(105毫米榴弹炮),第936、999炮兵营(155毫米榴弹炮),第204炮兵营(155加农炮);第17炮兵营(203毫米榴弹炮);第159炮兵营(240毫米榴弹炮)。

坦克

美73坦克营C连,韩陆军总部第57坦克连。

志愿军第1军将1师放在临津江西侧,1团在左(当面之敌为韩军第1师团11联队),7师放在临津江东侧,以21团在左(当面之敌为美军步兵第7师31团),20团在右,预备队19团在20团后侧(当面之敌为韩军第1师团12、15联队);20团以1营在右,2营在左,3营为预备队。敌我兵力对比为1:1,火力对比为2.8:1。

志愿军这次的目标是韩军15联队前哨阵地,由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两侧的无名高地(韩军编号1号和3号)、西北的250高地(志愿军称之为笛音里无名高地)等高地组成。这些高地南靠临津江,山脊呈东北朝西南走向,正面宽1200米,是敌军从临津江东岸到西岸通路的最重要屏障,敌军修筑的两条公路都在其身后通往临津江西岸。

韩军在这一带的兵力情况为:250高地及周围小高地为韩军15联队7连,5连、6连、搜索连各1个排;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及197、179高地为韩军15联队10连、11连1个排及2个火器排。

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含197、179高地)的韩军在阵地前设置了8道铁丝网,阵地内有多道堑壕、7个坑道、56个地堡以及若干暗火力点。身后可以得到1个105毫米榴弹炮兵营直接火力支援,1个105毫米榴弹炮兵营和1个155毫米榴弹炮兵营全部火力支援;另有一个坦克连和一个工兵连直接支援;其重炮群则根据情况予以支援。

其地堡全部设置在交通沟外,而坑道全部在地堡后方,坑道口对着地堡。

可以看出,韩军的计划是以炮兵火力控制其障碍前地域,凭借障碍物的阻隔作用尽可能杀伤志愿军。如果志愿军破障突入,可以依靠地堡群和暗火力点进行阵内交战,如果打不过,还可以直接从地堡通过交通沟撤到坑道内。

韩军第1师团在防御阵地的前沿位置还增设了警戒哨和听音哨,班、排级兵力的警戒哨被派到距离主防御阵地之外500米远的地方。小型听音哨则布置在前方侧翼大约200到300米并容易受到志愿军“偷袭”的地段,它的作用主要是利用一些测音设备在夜间探听前方的动静,以便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尽快发现对方的活动目标,通知后方做好准备。

白天,韩军第1师团通常以一个加强排的兵力进行不定期巡逻,检查前沿阵地的死角、查看疑点和那些可能接近阵地的路线。巡逻队有一名炮兵观测兵和通信兵,一旦发现志愿军行动可以快速测得方位,协调巡逻队与主防御阵地之间的通讯联络,呼叫炮兵火力进行阻拦射击。

晚上,韩军第1师团采取“两班制”的方式轮换更替,一半人警戒、另一半人休息。此外,还有巡哨军官不定期逐一巡查各防御工事,以便督促那些在夜间极易打瞌睡的士兵保持清醒。

而且出于山脊走势的原因,志愿军在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前的阵地被迫朝南修筑。 这样一来韩军可在桂湖洞东北198.6高地上俯瞰我阵地后方地域,对我阵地造成极大威胁。

到了6月,1军终于迎来良机,志愿军总部决定发起夏季攻势狠狠打击敌军。

2

开战

25日19时30分,志愿军以137门火炮(大部分为75毫米口径)进行了5分钟火力急袭后,1、8、9连发起攻击。

8连最为神速,原因很简单,步兵冲击时最讨厌的破障开辟通路,他们一下子就解决了。

韩军设置的铁丝网虽被我炮兵摧毁大半,但依然有残存。如果按照一般程序,需要组织爆破组破障开辟通路,这样势必会消耗时间。当时,韩军遭我炮兵火力急袭,其火力点尚未复活。8连突击班的战士深知这一点,几个战士直接往铁丝网上一扑,大喊:“踩着我们过去。”

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战士们用身体做道路,赢得了时间的主动权。8连得以迅速通过障碍,直扑韩军地堡群。

8连的事先准备非常充分,枪上绑着手电筒,每一个小组就一人打头,拿着枪顺着交通沟猛扫,后面的人不打枪,只负责压子弹递枪。这样一来充分在交通沟内合理使用兵力,并发挥了火力。

韩军最初的设计是靠地堡来进行阵前战斗的,交通沟主要用来往坑道逃生。现在8连直接突进去后,炸起地堡来更加方便。

过程看起来很复杂,但其实8连仅用5分钟就肃清了表面之敌,一个小时内肃清坑道之敌。

1连、9连也很顺利,分别拿下197和179高地。

这时,8连连长王虎元发现反斜面也有韩军地堡群,突然出现红色闪烁信号,立即组织人员隐蔽。果然,这是韩军15联队10连连长吴荣焕率残部向敌指挥所报告高地已失,要求炮兵火力反击,韩军第58炮兵营立即进行了20分钟急速射。幸亏王虎元及时发现,我军未遭损失。

射击完毕后,吴荣焕以为炮兵火力反击已大量杀伤志愿军,居然开始反击,试图重占阵地,结果大部被击毙后逃入坑道。最终,反斜面地堡群也被8连3名战士全部炸毁。

当晚9时30分,志愿军攻克198.6高地仅19分钟后,韩军15联队就命令预备队1营发起反击,如果换作美军,肯定会等到天亮再说。

与此同时,韩军炮兵群迅速做出反应,在晚上8时30分,就集中了7个炮兵营,其中3个105毫米榴弹炮,1个155毫米榴弹炮,1个155毫米加农炮,1个203毫米榴弹炮,1个240毫米榴弹炮以及2个重迫击炮排分别进行了阻拦射击、破坏射击、逐次集中射击。

声势很大,但是没什么用, 这么多炮弹砸下去,8连居然把防御工事修好了。

26日3时40分,韩军15联队1营步兵开始反扑,2连从250高地顺山脊而下,3连从正面直扑而来,没多久,1连就跟着投入战斗。但韩国人的攻击没取得进展,天还没亮,敌1营的反扑就被击溃,失去战斗力。上午8时,这个营直接退出战斗。

看到号称固若金汤的198.6高地群瞬间失守,美军第1军军长克拉克少将坐不住了。26日10时,他带着炮兵群群长舒本准将及左邻英联邦第1师师长韦斯特少将来到韩军第1师团部研究战况,并下令:“无论反攻规模有多大也要用一切作战手段夺回179高地群(即198.6高地,美军称Hill 179)。”

26日13时,正在朝鲜半岛的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上将带着第八集团军司令泰勒中将赶到韩军第1师团部,专门听取了汇报,并指示美军要提供最大的火力支援。随即美远东空军派出B29重型轰炸机赶来助战。一个小高地的战斗引发美军上将、陆军参谋长的极大关注,这是朝鲜战争中罕见的。

早在柯林斯和克拉克到来之前,韩军第1师团师团长金东斌准将就把预备队12联队的1营配属给了15联队,并命令以该营加上陆战第1战斗群坦克连和陆军第2坦克连一个排再次对198.6高地发起反攻。

战至11时30分,8连一共打退韩军23次进攻,此时整个连仅剩连长王虎元以下8人,手中武器只有5颗手榴弹、1枚手雷和1根爆破筒。韩军冲上山顶,与我8连展开残酷的白刃格斗。 让人惊叹的是,在这场肉搏中,8连最后8人拼杀到浑身血痕累累,居然没有人牺牲,硬是用刺刀将韩军赶下阵地。

3

胶着

就在8连打退韩军这次进攻后,20团团长白指南命6连接替了8连防务。

20团8连在连长王虎元率领下攻克198.6高地,与韩军2个营又1个连激战一个昼夜,歼敌500余人,荣立一等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这是7师在朝鲜战场上唯一一个战斗英雄。8连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连称号。

虽然屡战屡败,但韩国人不想停止战斗。 因为198.6高地背后的两条公路连接着英联邦第1师、韩军第1师团、美军第7师阵地,关系重大,韩军第1师团认为必须全力夺回198.6高地,遂命令12联队全力进攻,并且规定必须以整营兵力直接投入战斗,不再逐连添加。

然而6月26日下午的战斗,韩军12联队1营不但未能完成任务,还被打得失去战斗力。

27日,金东斌宣称:“本师团决心收复顽敌手中的一丘一谷。”其 12联队2营再次反攻198.6高地。战至中午,经过40余次反复冲锋,韩军突破了6连的阵地,眼看胜利在望。

不过,20团团长白指南早有准备,3连、4连、警侦连已经待命,在韩军突破6连阵地后,3个连会同6连突然发起反击,韩军惨败。恼火万分的克拉克于当日再次乘直升机飞临督战,其飞机降落时被我炮火击中,侥幸未死。

但克拉克的水平远远高于金东斌,他观察战况后认为韩军第1师团已没有能力完成他之前下达的“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高地”的命令。于是,他调整了部队部署,命令美军第1军预备队——韩军陆战第1战斗群配属给韩军第1师团,作为该师团预备队。

克拉克的意图是: 韩军没有反攻得手,反而遭到重大损失,有必要给该师团加强力量,以保证主抵抗线安全。

但是,金东斌感觉被侮辱了,堂堂韩军第一王牌惨败于一支志愿军新部队,这个结果他不能接受。他向克拉克辩解:“ 当面中国人第1军是原彭德怀所属部队,虽然刚投入战场,但士气旺盛,战斗力不可低估。而且虽然是初次参加战争,但和以往惯于夜战的其他中国部队不同,其凭借物力和锐气,白天也实施战斗,而且不断地增援兵力。”

韩国人的辩解,克拉克其实没兴趣听,心高气傲的金东斌变相执行了部署。他判断志愿军1师1团对水郁市西北无名高地的进攻为佯攻,于是派韩军陆战第1战斗群接替了11联队在临津江西岸防务,把11联队拉回了临津江东岸。

韩国人准备把他们最后一个联队也投入到对198.6高地的反击中。

志愿军7师对战局也有自己的判断,按照7师原先的计划,首先以20团攻打198.6高地,并通过这个高地不断消耗韩军有生力量。待韩军力量耗尽后,再以19团攻打北侧的250高地,一次拿下韩军两个高地群。到26日晚,师长吴子杰通过之前的战况判断,20团已成功吸引韩军于198.6高地,而且看起来韩军预备队都调了出来,韩国人即将力竭,决定趁热打铁,以19团再打250高地。

然而19团这边却出现了不幸的一幕。

从6月26日起,美国空军就开始大规模配合韩军第1师团作战,除了进行近距离空中支援外,其B29重型轰炸机对7师后方地域进行了报复性的轰炸。26日晚,19团指挥所正在举行最后的战前会议。B29轰炸机投掷的炸弹正好把开会的防空洞炸塌,19团团长康致中、政委孙泽东等7名团级干部以及突击队营连干部和机关股长共计124人牺牲。

虽然蒙受重大损失,但19团依然积极请战,7师遂决定作战计划不变。6月28日凌晨,19团以2、3、4连对250高地发起复仇之战,韩军15联队2营也遭歼灭性打击。最终, 19团成功夺取250高地,并轻易击败了韩军12联队搜索连的反扑。

这样一来,情况对韩军就非常不利了。战至此时,韩军第1师团12、15联队已失去战斗力。而志愿军7师仅仅动用了10个连——19团2、3、4连,20团1、4、5、6、8、9、警侦连。

志愿军7师还有3个营的预备队在手。韩军第1师团虽然也有一个联队的预备兵力,但双方负责的防区不一样。

但是,此时的金东斌已经失去了理智,6月29日,他命令11联队再次发起反扑。但韩军生力军11联队的表现让他大跌眼镜,进攻了一上午,连山顶都没靠近,畏畏缩缩窝在山腰不肯动弹。

此情此景,克拉克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在29日中午再次来到前线,下达命令:“立即停止进攻,改为防御。”

克拉克心里明白,志愿军1军只动用了1个团的兵力,就已经彻底动摇了韩军第1师团的防御体系。其7师20团占领198.6高地以威胁美军第1军交通要道,引诱韩军第1师团投入全部兵力进行争夺。

才打了4天,韩军第1师团就已经伤亡过半,其防区的左翼已经被迫动用美军第1军预备队防守,而志愿军1军在临津江西岸的1师还没动手。美军第1军右翼的美7师已经感觉到对面志愿军23军的进攻气息,接着就爆发了大战。

如果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军突然发起大规模进攻,其手中还有1师、2师和7师19、21团可以动用,凭韩军第1师团现有力量能不能守住都是问题,这个仗还打啥呀。

克拉克对战局看得很清楚: 不打了,撤回来,老老实实守住。

4

原因

对于此次战事,韩军战史轻描淡写地写道:“为了争夺这些无用之地,继续浴血奋战,会让本师团战斗力枯竭,得不偿失。”

可惜,韩国人嘴上归嘴上说,心有不甘的金东斌在之后的三天依然继续进行反扑。不过,志愿军7师早已稳固阵地,轻易打退了这些进攻,韩军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此战,志愿军7师出动10个连与韩军第1师团几乎整个师团交战,共歼敌5300人,自己仅伤亡1705人。

韩军第1师团是韩军最精锐的王牌部队,之前与志愿军多个军交手过,除了惨败给39军外,没有吃过大亏。面对新参战的7师,他们为什么会败得这么惨?

一方面,7师战斗力的确不俗。

7师前身是红二军团军团部,从一开始就跟随贺龙南征北战。1939年,八路军120师358旅机关和直属分队,714团,独立1团、2团,警备6团、雁北6支队,组建了新的358旅,即彭358旅。1945年编入晋绥野战军,为独2旅。1947年改称西北野战军第3纵队第2旅。1949年改称解放军第三军第7师。

1952年,这支队伍改编为国防重装师,编入1军序列,依然为第7师。

7师以前一直是在晋绥、西北作战,打的都是苦仗、硬仗,战斗力并不弱。陈赓大将曾有一句评价: “人数虽少,战斗作风极好。”

1军部队入朝较晚,属于新部队,他们从上到下都摆正姿态,虚心向其他部队取经、求教,把兄弟部队作战经验变成自己克敌制胜的法宝。20团团长白指南早在1951年就进入朝鲜在38军实习。此战,他把学习到的“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战斗原创,“抓一把,连续抓”的战术发挥到淋漓尽致。

在6月27日6连阵地即将被韩军突破之际,白指南以在后方预先准备的4、5、警侦连突然发起反击,直接把韩军打了下去。这次战斗也让韩国人惊叹“中国人在白天都敢战斗”。

另一方面,韩军第1师团师团长金东斌的确无能。

与白指南相比较,金东斌完全是盲目蛮干。在反扑失利后,金东斌竟然下令:“必须整营兵力发起进攻。”这其实就是在搞“人海战术”,在一个狭窄连阵地的正面展开整营兵力,无异于让韩军士兵在志愿军火力面前送死。

韩军步兵作战和美军步兵完全不同。美军步兵几乎就是依赖于其空地火力优势,步兵在遭遇志愿军打击后,会马上停止进攻,等待火力支援。而韩军步兵更勇猛善战,不但善于利用地形地物,更敢于同志愿军夜战、近战。

然而,此战在韩军12联队冲上志愿军6连阵地又被4连、5连、警侦连打下去后,韩军彻底失去了锐势,变成和美军步兵一样,行动畏畏缩缩,不再敢勇猛突击,而是等待空地火力支援。

而金东斌在连续的失利后不总结经验教训,孤注一掷投入其最后力量,丝毫不顾及因为兵力的严重损失,其防御地域已遭到严重削弱。如果志愿军准备展开大规模进攻,其瘸了腿的部队根本就无力再战。这是完全没有大局观念的表现,作为一个师级军官来说,完全不合格。

此战,韩军精锐王牌惨败,一点都不冤枉。

参考资料:

《抗美援朝战争战例选编》,《陆军第一集团军军史》,《陆军第1军军史资料汇编》,《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军抗美援朝战史》,《陆军第三师师史》,《人民子弟兵第17团》,《走过硝烟》(志愿军第1军军长黄新廷著),《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美军第1军简要军史》,《韩国战争》,《前进历史(韩军第1师团战史)》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他的公众号名为“这才是战争”,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欢迎关注。

监制:夏宇

编辑:顾佳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

进入首页·查看全网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