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军主将!马晓春的小老乡童梦成接过前辈的旗帜

青葱叙文化

2020/09/13 10:23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峰

2020华为手机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长兴站的最后一轮的比赛场上,浙江队主将童梦成的面前没有棋手,而是一台笔记本电脑。童梦成这一轮的对手是成都队外援朴廷桓,出于防控疫情的考虑,今年的围甲外援没办法现场参赛,只能通过网络对局。

不知道是因为战局太过激烈,还是长时间盯着这块不大的屏幕,童梦成的眼睛略微有些红。尽管知道这盘棋已经没什么机会了,但是童梦成仍然坐在电脑前迟迟没有认输,他想看看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对方手握四个世界冠军,刚刚在农心杯上上演了五连胜,面对这样的对手,在大家看来童梦成输了也正常。

此刻身在赛场的童梦成并不知道,另外三位队友们已经全部获得了胜利,他这一场的胜负已经无关紧要。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童梦成首次担当大任

胜率过半表现可圈可点

在8月的尾巴上,受疫情影响一拖再拖的围甲赛事终于得以重开,只不过比赛的赛程和往年有了很大区别,棋手们需要在长兴待满9天,连下8轮,连续而又高强度的比赛之后,所有的棋手几乎都深感疲惫。

在强敌林立的8轮比赛里,连续担当主将的童梦成赢了4盘,其中不乏陈耀烨、金志锡这些强劲的对手,这样的战绩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围甲比赛中,每轮每队上场四名队员,每队临场设主将一名,如果在双方对局2-2的时候,主将胜的队伍获胜,因此主将往往都是每个队里实力最强,发挥最稳定的那个人,同样也是承受压力最大的那个人。今年的浙江队没有引入外援,出生于1996年的童梦成,成为这个被赋予重担的人。

这是童梦成自2011年开始下围甲以来,第一次连续担当主将作战。对他来说累还是次要的,连续的主将战让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当主将是队里对我的信任,也是属于我的磨练,几天下来其实我的收获也很多,虽然棋还是同样的棋,但是分值不同,所以心境还是会有点不一样。”

今年24岁的童梦成有着和年龄不匹配的老成,沉稳、内向,这是队员们给童梦成最多的评价,跟大家坐在一起时童梦成也甚少主动挑起话题,即便别人问到,也是寥寥数句就不怎么说话了。

在外人眼中,棋手们们的生活向来神秘,但其实他们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聚在一起开黑玩游戏、K歌、狼人杀等各种活动也信手拈来,只不过这其中很少有童梦成的身影,除了下棋之外,读读书,看看电影是他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

和马晓春同乡同校

学棋之路一帆风顺

童梦成出生于围棋之乡浙江嵊州,和中国首位围棋世界冠军马晓春是同乡,只不过在童梦成成为职业棋手之前,和这位老乡并没有交集。

童梦成(左三)和马晓春(右三)曾同回母校

儿时的童梦成像大部分同龄人一样,在父母的安排下报了各种兴趣班,其中就有围棋,或许是受爱下棋的爷爷影响,童梦成对围棋的兴趣更浓一些。而小学又选择了马晓春的母校嵊州鹿山小学,这里围棋课本就是特色课程,于是童梦成如鱼得水,花在围棋上的时间就越来越多,棋也越下越好。

想下好棋要耐得住性子,背定式、练死活,这对从小就能坐得住的童梦成来说并不是难事,因此童梦成棋涨得很快,一些大人也慢慢败在他的手下,到了四年级的时候在当地几乎就没有对手了。这一年,童梦成在代表学校到杭州比赛,被现在的中国棋院杭州分院的副院长杭天鹏相中,问他要不要到杭州学棋。

“当时父母虽然问我意见,但我其实没怎么想,当时的我觉得下棋是有意思的,每天下也没问题,就同意了。”10岁的童梦成孤身一人来到了杭州学棋,半天在杭州棋院下棋,半天在采荷二小读书。

当时的杭州棋院还没有挂牌成为中国棋院分院,只有汪涛、陈博亚等不到10个职业棋手,而和童梦成年龄相近的一起来学棋的,还有1994年出生的杭州人夏晨琨和戎毅,大家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就是下棋、复盘。

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成为职业棋手就成了童梦成唯一的目标,“当时杭州像我们这样的冲段棋手比较少,当时的环境就是想当职业就要去北京的道场。”尤其是一起学棋的戎毅先一步去了北京定段成功之后,童梦成也选择了同样的道路。”

2007年童梦成去了北京的马晓春道场,一年之后,12岁的童梦成定段成功,成为了一名职业棋手,开始了自己的职业棋手生涯,而这一年同样入段成功的还有柯洁、范廷钰、杨鼎新。

被同龄人光芒掩盖

但学棋初心未改

刚入段之后童梦成下了几年围乙,直到2011年童梦成才有了下围甲的机会,此后辗转浙江、辽宁、江苏等多支队伍,直到2019年再次成为浙江队的队员。

如今,童梦成逐渐成长为中国围棋实力派棋手之一,在中国围棋协会公布的2020年7月职业棋手等级分中,童梦成排名第14,这样的成绩已经是浙江围棋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但对他来说,这还不够。

每一个成功走入职业的棋手都有一个世界冠军梦,童梦成也不例外。只不过学棋之路十分顺利的他,在成为职业棋手后才体会到了走到峰顶有多难,在目前的几项世界级的围棋大赛上,童梦成最好的成绩只走到了四强。

相比之下,同年入段的柯洁已经七冠在手,范廷钰、杨鼎新也都各自捧回过世界冠军奖杯,童梦成自己也不知道离这个梦还有多远。

人工智能(AI)时代之下,职业棋手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这对于童梦成来说,压力和机会同时存在着。毕竟在AI这个共同的老师教导下,棋手们对围棋的理解越来越接近,取得胜负的手段越来越雷同,在水平接近的情况下,越年轻越具有体力和计算力优势。

随着80后的离去,时越,柁嘉熹、周睿羊、檀啸等90-95后的世界冠军们正在接近三十, 96-00后们是最具有冲劲和优势的群体,也是竞争最激烈的群体,童梦成身在其中,正在与柯洁、杨鼎新这些已经拿过世界冠军的人继续厮杀。

而随着丁浩、谢科等00后们开始崭露头角,人们眼中的“小童”也正在慢慢变成“童姥”,留给童梦成的时间也不多了。

“这种事急也急不来,还是慢慢下好每一盘棋吧。”面对初心,童梦成眼中似乎又闪起了光。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

进入首页·查看全网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