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书评丨市场是人类进化产物 ——再评《市场本质》

书香上海

2020/10/12 08:24

文/ 王永长

周洛华先生作为经济学博士,留学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从事金融学博士后研究,对经济学和金融学有比较深入的研究,但是一反世俗的研究方法和研究路径,并没有以讳莫如深的数学模型来研究经济学与金融学,而是从哲学和人类社会历史的宏阔视野,来探讨与研究金融问题。其语言和叙事风格一如其《货币起源》那样,通俗、幽默,行文如行云流水,内容富有深刻的哲理和广博精湛的思想内涵。

《市场本质》是其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作期间,受到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系的赵旭东教授和社会学系的王水雄教授的启发,从人文领域去思考、探究金融市场深层次规律。周先生受到著名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影响,立志要写出与众不同的“金融哲学三部曲”(第一部《货币起源》已经出版)。《市场本质》是第二部。它撇开了艰深的数理推断和公式模型,以人类学、社会学、经济学和金融学等多学科的理论来对市场进行解读,试图找到市场的本质。相比《货币起源》来说,《市场本质》少了许多拗口的句子和专业术语,多了许多生动形象的故事和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在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 作者没有按照“严肃的学术著作”规范去写作;相反,作者“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饱含热情地完成了这本书。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市场本质》

周洛华 著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如果说在资本市场上赢得散户投资人普遍追捧的有些炒股书籍是一碗“鸡汤”(它的本质是亏损散户的安慰剂),有些在学术界赢得专家一片赞誉的书籍是一根“鸡肋”(它的本质是有些学者脱离国情去研究不切实际问题),那么《市场本质》则是一部浓缩了作者多年在市场起伏的经历和思考的“鸡精”。

科技进步是热爱自由的人们的自觉行动

《市场本质》这本书好就好在研究了实际问题并说了大实话。在作者看来,西方政客们吹嘘的自由世界会诞生科学技术的讲法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并不是因为一个社会越自由,就越能够鼓励自由思考,也就越能够产生科学技术的进步。而是因为人们向往自由,为了争取自由,他们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在等级社会里爬上更高等级,从而获得更大自由;二是在自由社会里发明创造新的颠覆性的科学技术,也能够为自己赢得更独立和更广阔的生存空间,由此带来了更大的自由。并不是保卫个人自由的法律制度催生了科技进步,而是热爱自由的人们自觉用科技解放自己去争取更大自由。西方教科书里面宣传的那样“先有了捍卫自由的法律制度,然后才有了科技进步”,显然是不对的。最根本的还是热爱自由的人民。一个等级社会里很难诞生出来科技进步。这倒不是因为那里的人民不聪明,也不是因为那里不需要科学技术,而是因为等级社会提倡服从和维护现有秩序的稳定。任何科技进步都会带来冲击,必将重建社会秩序,这是等级社会所不允许的。所以,等级社会里面一般遵从古老的法典和优秀的传统,而不太鼓励人们尝试新事物,探索新领域或挑战新疆界。

市场的本质是人的进步与联合

作者同时认为,市场机制从根本上讲,来自于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提出的“自由人联合体”。除了热爱自由,还要默契一致的行动才有市场。这些热爱自由的人民有一种共同捍卫自由的行动默契,这种默契就是市场的本质。是的,市场的本质不是供求关系也不是资源配置,这两者都是市场机制的结果,而不是市场的本质。我们不能脱离人和人类社会来单独讨论价格和效率,我们必须始终眼睛盯着人性来研究人们建立市场机制的前因后果和核心机制。

建立市场的根本动机存在于灵长类动物的基因当中。早在3000万年前,灵长类动物进化出社会性群体时就同时出现了一种机制:全雄群。年轻的雄性会脱离原生群体一段时间,组成一个自由自在的单独生活的全雄群。它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之后,会再从全雄群杀回原来的群体或者打入新的群体,去争夺猴王的宝座。我认为这种机制就是市场的雏形。它反映了人的本性中有相互矛盾的地方:人既渴望在一个无拘无束的世界里享受更大的个人自由,又渴望在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享受更高的地位。但是,我们应该从哲学上理解这对矛盾:这说明人类祖先留给我们的基因具有很强的适应性。我们既能够生活在一个等级社会里,也能够生活在一个自由市场上。

市场也是人类社会的秩序

人类社会没有完全纯粹的等级社会,也没有完全自由的社会。绝大多数社会形态都是介于这两者之间,这符合我们的基因。所谓市场来源于一群人争取自由的本能和捍卫自由的默契,两者缺一不可。市场不是一种经济机制,而是一种社会形态。它的基础是人们有捍卫自由的一致行动的默契。有了这种默契之后,整个社会就表现为个人独立的认可,对财产权的保护,对人格的尊重,对个人自由的追求。在这种社会上,人与人之间关系很冷淡,相互之间,表面上相互尊重,实际上彼此漠不关心;每个人都全力争取实现更好的自我,更大的自由,更广的空间,更高的目标和更远的未来。他们平时看起来就是一盘散沙,而当有人要夺走他们的个人自由的时候,他们会默契地团结一致起来。这种默契是市场机制的基础。没有这种默契就会演变为等级社会,有了这种默契就是自由社会,市场机制其实就是自由社会的秩序。

生物多样性的世界提醒我,也许自从全雄群有了这种机制以后,世界上就有两种秩序同时存在,一种是等级社会,一种是自由社会(我不是在政治学上使用等级和自由这两个词的,我是在人类学词汇中使用这两个词并指向了灵长类动物群体)。为了捍卫自由,人类推出了商品市场,在那里人们可以用付出劳动的方法获得各种生活资源和生产资料,从而维护自己的独立和自由。为了捍卫等级,人类推出了资本市场,在那里人们可以用承担风险的方法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我们既渴望自由又渴望社会地位。这就是世界本来的秩序。

为什么经济学家谈市场,说的是供求关系?为什么金融学家谈市场,说的是随机漫步?为什么社会学家谈市场,说的是人实现经济独立的保障机制?为什么人类学家谈市场,说的是实现远缘交配的一种方法?

作者认为,市场是自由人们的联合;市场是自由社会的秩序。我们可以从人类学、社会学、经济学和金融学等多学科谈论市场、理解市场,从而认清市场的本质,找到理解市场的“金钥匙”——人们“一致行动的默契”。

来源: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

进入首页·查看全网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