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为您语音播放23分钟

来自搜狐网友分享的柳岩普通话播报

听新闻

关于加密艺术和它的收藏,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艺术市场通讯

06/14 08:21

+关注

2021年上半年艺术市场的风口无疑是加密艺术。据CoinGecko的统计,仅三月NFT(非同质化代币)艺术的交易规模就达到2.05亿美金,是二月的2倍、一月的17倍,超过此前所有NFT艺术交易的总和。据Crypto Art Data统计,目前加密艺术价值总和已超过19亿美金。

有人将加密艺术定义为数字艺术史上的分水岭,也有人指出交易中投机和泡沫的成分。加密艺术卖出天价、市场规模快速膨胀的新闻,不仅引发了“币圈”和“艺术圈”的热议,也成功吸引了圈外的注意力。

什么是加密艺术?它的收藏与传统艺术收藏有何异同?它的未来的有哪些可能性?这些无不刺激着人们的好奇心。我们带着这些问题,走进了有关区块链艺术及加密艺术的主题个展——5月29日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开幕的“一个小目标”(Cookie Cookie),并与艺术家CryptoZR(刘嘉颖)、策展人李振华对谈,试图寻找答案或启发。

CryptoZR个展“一个小目标”,北京嘉德艺术中心,2021,图片由CryptoZR提供。

“一个小目标”展览详解

这次展览记录了CryptoZR从2017年进入区块链行业以来的实践和研究。线下呈现了11件作品,涵盖油画、雕塑、装置、绢本、新媒体等媒介,是线上事件的切片和缩影。每件线下作品各自对应线上的加密艺术作品。

CryptoZR《美联储的微笑》,电子屏幕显示,尺寸可变,2020,图片由CryptoZR提供。

CryptoZR在研究货币由来的过程中,从奥地利经济学派的论著里读到古代人如何基于自由的秩序选择贝壳、金、银、鲨鱼牙齿等作为交换物,以及现代法定货币的出现如何使人类社会遭到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财富稀释。二战后,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成为了国际货币体系的中心。1971年美国政府决定美元与黄金脱钩,意味着美元成为类似债券的资产载体。加之货币的超发,每个人银行账户里的资产都在贬值。

作品《零美元》是CryptoZR对美元制度的一种调侃。这幅美元纸钞图像除了金额被写为“0”以外,象征国家权力的总统也被替换成了举着比特币的自由女神,形成对权力中心的解构。线下展品中自由女神的脸被掏空,每个人都可以把脸放在这里;线上作品不仅是100幅纸币图像,也是100个可以在OpenSea上交易的NFT。艺术家以此探讨加密货币赋予美元图像隐藏的溢价空间,同时对美元符号特征以及其资产基准的价值锚定提出了疑问。

CryptoZR《零美元》,喷绘,尺寸可变,2020,图片由CryptoZR提供。

《一千眼》是艺术家2019年初开始创作的油画作品。由21世纪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1000个人的眼睛组成,以质数螺旋的方式排列。最中间的红色圆圈象征区块链发明者中本聪的眼睛。区块链头号神秘人物中本聪在这个“人肉”的时代里把自己隐藏地非常好,至今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他的眼睛长什么样子。CryptoZR认为,“在法定货币所经历的长狭的历史隧道里,中本聪用比特币砸出了一个孔,让大家看到光亮。

“最初我计划把这个拿到美国的华尔街去滚。华尔街是世界的金融中心,而中本聪所引发的‘去中心化’风浪让这个时代的其他人物都席卷进来,以他为新的中心。”这一千只眼睛的图像也对应着以太坊上的1000个代币。

CryptoZR《一千眼》,油画、电子屏幕显示,2019,图片由CryptoZR提供。

展览还呈现了CryptoZR最广为人知的NFT作品《红与蓝》。它由100 个红、蓝渐变色块的NFT组成,被艺术家发布在以太坊上,在之后的一年中,人们可以拍下自己喜欢的色块。当时艺术家并未告知色块的含义。“最后一个星期才开始有人出价。有趣的是,大家总会选择最极端的红和最极端的蓝。”CryptoZR谈道,“我很好奇大家为什么会在有限的范围内去选择最极端的东西。实际上红有无限的红,蓝也有无限的蓝,所以这个范围其实是人们自己划定的。”

藏家 GeoffreyX 在最后几分钟时同时收藏了代表中美两国意识形态的红色块和蓝色块,并表示“我希望技术的进步和艺术的嬗变,可以再一次帮助人类社会重新凝聚。”有一个买家拍下了中心的四个框,他觉得它们像红酒的颜色,也希望中美尽快和解。还有人告诉CryptoZR,这个让他(她)想到的“不是中美关系,而是甜豆腐脑和咸豆腐脑的关系”。艺术家认为“每个人理解不一样才比较好玩。”

CryptoZR《红与蓝》,LED电子屏幕显示,尺寸可变,2019,图片由CryptoZR提供。

青铜雕塑《Yap721》的灵感来雅浦岛石币,这是人类早期的“分布式账本”。雅浦岛民在巨大的石币上记录人们之间的账务往来。其实当地不产这种石头,岛民要去400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岛把它运回来。他们在中间戳一个洞,是为了穿过木头,便于搬运。有些人在搬运过程中因海难丧生,所以石币是用性命换来的,在人们心中有崇高的地位。它和比特币的共通之处在于,它们都是基于共识的账本。只不过雅浦岛的账目存在每个人大脑的记忆里,而比特币存在于区块链上,用哈希值加密的方式存储。

这件作品在艺术家自己创建的加密艺术拍卖平台TopBidder上也有对应的NFT。雕塑实体正面刻的是比特币创世区块的16进制码,背面是每一个出价人的区块链公钥地址。“地址在区块链上会永久地保存,我把链上的地址刻在了石币上,打通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未来如果有新的买家,我也会刻上去。”

CryptoZR《Yap721》,青铜,2m x 1.87m x 40cm,2021,图片由CryptoZR提供。

艺术家还发行了以个人网络代号“ZR”为名称的加密货币,并承诺在一年后原价回购。《私人货币ZR》是艺术家基于上述网络货币创作的绢本设色作品。艺术家在ZR图案的旁边画了很多人类历史上曾被广泛使用的货币符号。她谈到:“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可以支撑任何人去发行数字货币,成为一种基于个人信用担保的流通物。货币会不会值钱的问题,排在第二位;首要的是,区块链赋予了每个人发行货币的权力。”

绢本作品的左边是16乘以16枚实体ZR铜币,正面是1,反面是0。再往左是用电子屏幕显示的ZR币NFT,开幕当天这枚NFT在TopBidder上实时拍卖。

CryptoZR《私人货币ZR》,绢本设色,117cm x 86.7cm,2020,图片由CryptoZR提供。

《120保卫战》纪念了中国区块链社群开发的数字货币YFII被封锁之后的重生。YFII在2020年7月27日被区块链机构Balancer和Metamask封锁。7月29号解封后的两个星期里,中国区块链社群死守120美元的价格。随着120保卫战的胜利, YFII的价值逐渐受到认可。于是CryptoZR创作了这段影像,以NFT的形式给6000多个中国区块链社群的成员免费领取。

通过这件作品,艺术家再一次强调,“区块链不仅是技术,它更是一种共识。回到奥地利经济学派的观点,货币的共识是人们的自由意志。”

CryptoZR《120保卫战》,电子屏幕显示,尺寸可变,2020,图片由CryptoZR提供。

展览中最去物质化和体现系统性的作品是《TopBidder》,CryptoZR也将其视为自己“最庞大的作品”,它以NFT拍卖平台的形式存在。TopBidder一方面使用了区块链底层协议,另一方面借鉴了“激进市场”理论。人们可以在TopBidder上购买NFT,任何竞拍者只要出价高于上一位竞标者的10%,就可以自动获得这枚NFT的所有权。

这种NFT被称为非永久占有型NFT(Radical non-fungible token,简称rNFT)。rNFT具备自动竞价、自动定价的机制,这使交易可以兼容但不依赖于传统NFT拍卖平台,从而实现了该资产的价值自主权。

TopBidder,图片由CryptoZR提供。

“激进拍卖”理论图示,图片来源:Radical Markets

CryptoZR的作品以物质和非物质媒介的交互为载体,探究金融系统、拍卖体系、时代领袖、亚文化社群等在实体和虚拟世界中已然存在和可能的存在方式,作品《忏悔屋》、《美联储的微笑》、《赤金》和《小目标》等亦指涉着这些问题的不同方面。策展人李振华评价:“这可被看作是达达主义运动以来,人造物(现成品)概念,向更广袤的科学、经济、社群活动基于规则、挑战、互动的结果。”

衍生1:什么是加密艺术?

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世界各地的机构通过拍卖和展览,分别从公众认知和学术研究的角度确认了加密艺术作为艺术的现实。

我们似乎不用完全弄清“什么是加密艺术”也可以欣赏CryptoZR的作品。但汹涌而来的大量与“加密艺术”关联的事件却使这个领域的阐释和理解显得有些捉摸不清。

艺术家CryptoZR从技术层面做出了她的解释:“加密艺术的核心是使用区块链本质的特性来创造的艺术作品,至少有三类:第一类是NFT,例如《红与蓝》;第二类是基于智能合约技术创作的艺术作品,例如《小目标》;第三类是使用区块链底层协议的系统类艺术作品,例如《TopBidder》。”

区块链创业者、《纽约时报》创始人杰森·贝利(Jason Bailey)的定义更狭义,他认为“加密艺术是与区块链上的非同质化代币关联的数字艺术。”

策展人李振华提供了艺术史视阈下解读CryptoZR加密艺术作品的两条重要线索:一条是“基于电、电视、计算机发明以来的新媒体艺术”的迭代;另一条是“观念艺术的线索”。

实际上,许多其他加密艺术作品也都凝结了上述两条线索上的血脉。其中包括今年3月美国艺术家Beeple(迈克·温克尔曼)耗费5000多天、每天创作一件图像NFT,从而形成的巨型数码拼贴画《每一天:前5000天》,它以近6900万美元在佳士得成交,创造了全球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的第三高价。

Beeple也曾在卓纳画廊的音频节目中谈及过数字艺术创作的初衷和痛点,他的观察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辨析当下热议的加密艺术与数字场景、数字插画。他谈道:在NFT爆火之前,数字艺术家只能通过游戏公司、影视公司、广告公司的临时工作来维生;除了这些商业项目以外,他们其实也会做更艺术、更私人的作品。他们的商业成果一直被展示和观看,而讽刺的是,他们的艺术作品却很难被收藏,以至于这些艺术家的名字鲜为人知。

主持人Lucas Zwirner在节目中总结和升华了Beeple的观点:“艺术是艺术家在特定文化空间中的一种自我表达”,并强调“数字空间也是一种文化空间。”

衍生2:加密艺术的收藏与传统艺术收藏有何异同?

加密艺术被广泛展示和探讨,再一次验证了艺术不断拓展其边界的力量。而加密艺术市场在过去几个月里“激进”的增长也引发了关于加密艺术收藏的热议。

当前被在市场上交易最频繁的加密艺术是NFT,每一个NFT代币都是独特的数字资产,其所有权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管理和认证。没有两个NFT是相同的,并且它不能被拆分,这一点与传统艺术收藏品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二者在价格认定、交易、保管、展示等方面又大相径庭:

价格。在传统艺术市场中,决定作品价格的核心因素包括真伪、保存状况、来源、尺幅等指标。对于加密艺术来说,这些似乎都不再是问题。因为它具有确真性、去物质性,并且尺寸可变。而这也意味着加密的交易更加依赖作品的独创性、稀缺性,以及市场的价值共识,换句话说,更听从供求关系的基本法则。

交易。如今较为活跃的加密艺术交易平台包括 OpenSea、Nifty Gateway、MakersPlace、SuperRare等。当被问到“如何购买加密艺术”时,李振华指出“关键是对代币系统的理解和使用,如冷热钱包的概念”。加密艺术交易的另一个突出特点是市场透明度,买方可以看到每个过往买家和投标者的历史,他们付出了什么价格,以及任何数字商品的当下市场状况。

管理。与油画、摄影、装置、雕塑相比,加密艺术的管理成本要节制得多。藏家既不需要租仓库、买保险、也不需要联络运输、修复,只要记住区块链钱包的账号和密码就够了。当然,更具“人性”的工作,如藏品体系的建立和规划,依旧需要由人决定。

展示。在传统的艺术收藏中,藏家对藏品的专属特权集中体现在支配权上:藏家既可以独自欣赏,也可以选择在自己的生活空间或美术馆、博物馆展示。而在加密艺术的世界里,通常一件作品被交易以后,其他人依旧可以在交易平台或其他网页看到同样的东西。一方面,私人藏家把作品“锁”起来的特权消失了。另一方面,传统私人收藏展示所自带的社交属性,也转变为线上的新方式。

赞助。区块链不仅成就了数字艺术被收藏的可能性,也强化了艺术家的激励机制。从藏家的角度来说,收藏加密艺术既是财富储值的一种方式,也是对艺术家、艺术文化发展更直接的赞助。因为藏家可以直接从艺术家手上购买作品,且此后作品的每一次交易都会为艺术家带来收入。

目前欧洲有“艺术家转售权”机制,授予艺术家或其继承人收取艺术品转售抽成费用的权利。但在世界上大部分其他地方,艺术家无权控制后续销售或从中获利。加密艺术允许通过智能合约将特许权使用费编程,每次售出作品时,艺术家都可以从中赚取一部分收入。每当博雅特的《沉思的红色小丑》从一个艺术收藏家转手到另一个艺术收藏家时,他可以继续抽成5%。

图表上半部分显示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NFT艺术的市场规模,下半部分呈现其他NFT收藏品截止2021年4月的价值总量,图表来源:CoinGecko 2021 Q1 Report

衍生3:与加密艺术收藏相关的一些未来可能性

“一个小目标”本身就构成对加密艺术收藏未来面貌的探讨。我们基于展览衍生:

rNFT导致的流动性和财富集权。上文介绍过CryptoZR建立的拍卖平台TopBidder的交易机制:当一个买家的出价比前一个人高出10%以上,rNFT就会自动转手给新的买家。对于收藏者来说,这意味着艺术资产流动性的增加。

但它也意味着你的“战利品“随时可能被别人收入囊中——即便上一任藏家不愿意出售,转让也会被迫发生。那么,拥有最多财富的最高出价者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种新秩序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人的意志更集中地向财富的权力转移。这是否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概念背道而驰?这个平台对于CryptoZR来说或许是一次试验,它已经存在并且开放了,但未来是否会在更多些场景下应用?还需拭目以待。

TopBidder拍卖平台,图片由CryptoZR提供。

展示NFT藏品的虚拟艺术馆。在展览中我们也看到CryptoZR通过“赤金美术馆”探讨了加密艺术在虚拟世界展览展示的另一种可能性。它是一座VR虚拟美术馆,视觉语言和表层逻辑上,它与已广为人知的Steam虚拟美术馆游戏“占领白墙”(Occupy White Walls)有些相似,但不同之处在于这里展示着可被收藏和交易的NFT作品。

艺术家指出“有了数字货币作为经济流转的支撑,一切都变得更鲜活了起来。”在这个VR世界里,藏家可以像在真实世界的美术馆一样,向参观者们展示属于自己的藏品,及其所反映的财富、权力和价值观。随着NFT社群的壮大,我们或许还会看到更多展示和传播虚拟藏品的新方式和新平台,以不同方式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CryptoZR《赤金》,VR、投影,尺寸可变,2020,图片由CryptoZR提供。

“次元壁”打破,收藏人群扩容。策展人李振华在采访中还提到了自己对于技术门槛的观察和相关畅想:“(当前)技术限制本身构成的高地现象,构成了收藏加密艺术的神秘感……也许有一天可能用微信或支付宝(结算)的时候,这个收藏和交互的人群会再一次扩展。”去中心化媒体平台Po.et的首席执行官杰瑞·德克也认为,“要想让NFT发挥其真正的潜力,需要建立更远的消费体验。”

诸如“一个小目标”之类的线下线上交织的展览实践,以“加密文化社群”之外的人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艺术语言,传播着这种年轻艺术形式的文化价值,也起到了打破“次元壁”的作用,引发对加密艺术更广泛的兴趣。从人群基数上看,技术发展的大背景也注定了加密艺术收藏社群扩容的必然结果。李振华在采访的最后告诉我们:“我一直在想,也许过去和现在经历的一切,是一个可被感知的阶段,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发展趋势伴随着互联网技术和文化的现状,加密艺术的时代可能还没到来,现在只是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免责申明:艺术市场通讯发布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之用,不构成买卖任何投资工具或者达成任何交易的推荐,亦不构成财务、法律、税务、投资建议、投资咨询意见,观点只来源于受访者的看法,不代表艺术市场通讯的立场。对任何因直接或间接使用本微信涉及的信息内容进行投资等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或损失,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

进入首页·查看全网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