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微信专稿 |《地上的天空》创作谈:答自己问(钟求是)

爱读书的小学究

2021/09/13 20:11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钟求是,男,浙江温州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在《收获》《人民文学》《当代》《十月》等刊物发表小说多篇。出版长篇小说《零年代》《等待呼吸》,小说集《街上的耳朵》《两个人的电影》《谢雨的大学》《昆城记》《给我一个借口》《我的逃亡日子》等多部。现为《江南》杂志主编,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

2021-5《收获》

创作谈

《地上的天空》创作谈:答自己问

钟求是

问:先问一句,这个小说是什么时候写的?

答:去年五六月就写好了,先放着凉一凉,后来自己又闹了点小乌龙,结果今年上半年才真正交出去。时隔一年多重新打量这篇小说,有点久别重逢的感觉,仿佛儿子出远门上大学,回来时已拿着学位证书。

问:重新打量拿着学位证书的儿子,这个说法有趣儿。重新打量是重读的意思吗?

答:是的,昨晚我重读了一遍。因为拉开了时间的距离,这次读得比较心静清晰,读完了我形成一个自以为是的判断。

问:什么自以为是的判断?

答:我觉得这是个需要阅读两遍的小说。我的意思是说,这小说跟别的许多小说不一样,不是马上就显出痛感或温暖什么的,而是应该品一下,再品一下。事实上,我昨晚再读的时候,仍觉得有点晃,似乎文字里有些迷离的东西。

问:在这个小说里,你表达了一种迷离?

答:迷离只是一种气息,这个小说表达了迷离气息中的秘密。

问:秘密?能解释一下吗?

答:一个进化中的城市,外表总是喧哗而光鲜的,但内部一定潜行着不少秘事,而这些秘事是由城市里的人们去承载的。所以一眼望去,城市街道上走着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或者安静闲步或者行色匆匆,可 每个人都可能收藏着属于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是有密级的,其中高密级的东西,就是最好的朋友、最近的亲人也不能分享,这是个体生命的权力。在这个小说里,我试图闯入人们的心灵秘区,去打探一些内部消息。

问:你有些高估自己了吧?既然是心灵秘区,你凭什么能闯得进去?

答:凭我的好奇心。在生活中,街区的探眼和人们的目光只能看到可以看到的部分,而且看到的部分并不一定呈现真相。我的好奇心让我去捕捉眼睛看不到的部分,那里容易站着生命的真相。

问:这些好像都是虚话,能说扎实一些吗?

答:这么说吧,人们在辛苦应付好当下生活的同时,常常无法安放好自己的灵魂。忙碌之时,譬如会场里讨论文件的时候,酒桌上兴高采烈的时候,人们会忽略这一点。但在夜深之时,就会有人抬起脑袋对着幽深的星空,心里一震,思想突然静了下来。此时作家应该出现,并以探险的姿态潜入他的内心。在写《地上的天空》时,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作家。

问:你的话还是有些虚,问一句实在的,你小说中的来世协议有生活中的实例吗?

答:有,但我不能说得太具体,因为这也是一个写作者收藏的生活秘事。

问:小说中好几次提到了《第七天》,你对此想说点什么?

答:《第七天》让我借了力,在此我要特别表达对这本书的敬意。谢谢了!

问:感谢的话还有吗?

答:当然了,必须得感谢《收获》的刊发,感谢程永新和王彪两位兄长的扶推。同时由于他们的点拨,小说题目由《城市秘语》改成《地上的天空》,这让作品添加了飘逸的气质。

·

2021-5《收获》目录

长篇小说

潮汐图 / 林棹

中篇小说

鬼指根 / 尹学芸

玫瑰在额头上/ 白琳

南方口音 / 肖江虹

短篇小说

地上的天空 / 钟求是

雪山大士 / 陈春成

河岸焰火 / 叶昕昀

小说课

理趣 / 王安忆

行走的年代

ICU除外 / 邹振东

生活在别处

散记佛罗伦萨 / 田浩江

明亮的星

小海:独自在明亮的天光下 / 茱萸

小海诗选 / 小海

《收获》微店

微信公众号 | harvest1957

新浪微博 | @《收获》I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

进入首页·查看全网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