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女性上龙船没有歧视女性?捍卫这样的“传统”不合适

狐度

2022/06/07 14:28

文丨杜虎

近日,广东佛山,网曝一段佛山市顺德区容桂街道红星游龙大汇现场,男子冲桥上女性大喊“女子闪开”的视频引发网友关注。6月6日,容桂街道宣传办的工作人员表示,按民俗说法,女性可能会冲撞到船上的“神灵”。一般当地女性碰到“神庙”也会自行回避,担心冲撞会给自己和家庭带来影响,但这一行为确实没有歧视女性的意味。

容桂街道宣传办说出“不是歧视女性”这句话的,也是一位女性,如果她是佛山本地人,长期熏陶在当地尊崇男丁的宗族文化中,以私人身份捍卫龙船文化,也并不意外。但从街道办的公职身份而言,这种断然否定船员的歧视言论,并不恰当。不管是传统还是陋习,移风易俗本是一地政府的职责。

端午是珠三角村落爬龙船的应景节日,包括顺德容桂街道这件事,同期还在南海九江镇发生女游客上了龙舟遭到广东某些传统文化分子网暴的事。这两件事合在一起,被认为佛山龙船文化张扬着歧视女性的色彩,受到强烈批评。但在舆论谴责之下,佛山某龙舟协会及街道都以捍卫传统名义,不认可不接受外界指责。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6月5日,南海区九江龙舟协会会长告诉记者,“当地龙舟分为多个种类,如果是传统龙舟,是不允许女性上去的。比赛里的那种龙舟叫标准龙舟,标准龙舟对男性女性没有限制。”九江镇政府宣传办工作人员称:“我不是本地人,不太了解事情相关情况和当地习俗,但我们这里的龙舟女子队很厉害,一直出去比赛。”

事到如今,佛山龙船歧视女性争论的各方都有表态,汇总来看,无论是在龙船的民间协会那,还是街道干部那里,都直率地拒绝接受舆论的批评。至于那些村里的龙舟手,早就亮明了男性立场,认为女性沾了龙船就是晦气,船上神庙从女性站立的桥下过,更是辱没神灵的“胯下之辱”。

不管是谴责龙船文化存在的歧视女性,还是当地人强调传统名义不承认歧视,都有着各自的逻辑。龙船文化虽说有纪念屈原、抗击倭寇等附会的解释,实际上在本质上仍是农耕文化中以男性文化为中心的宗族习俗。女人要外嫁,只有男性守着村子,延续宗族香火,这也是广佛龙船的文化源头。

端午节前后,广佛村落的龙船相互往来,从点龙睛到接龙船整个过程,最风光的还是男人,女人照例躲在后面做烧火做饭等辅助工作。无论怎么辩解说,女人划龙舟可以去划凤艇,或者佛山也有屡屡获奖的女子龙舟队,但龙船文化的核心是传统龙船,这是男性绝对排斥女性、女人禁入的专属领地。

外省市游客其实很难搞得清龙船文化的门道,以为所有龙船都一样,就像那名女游客,无意中登上传统龙船,当地村民恼羞成怒,甚至有帮腔的人叫嚣“追究刑事责任”。由此可见,若以自行解释的禁忌来定义“文化”,据此划定所谓“传统”的范围时,将父权奉为中心的村落守旧分子就诞生了。

对那些有资格爬龙船的男人来说,无论他们在村外混得怎样差,站在龙船上就成了扬眉吐气的仔,这跟晋商徽商回老家盖房子光宗耀祖的心态是一致的。在男丁们这样的群体心态下,母亲、姐妹、妻女这些女性只能是配角。而外省人、外地女性,更是等而下之,这不是歧视是什么?

认为女性沾了龙船会让龙船划不快,令船上男丁触霉头,或者认为神庙龙船从女人站的桥下过就是触碰神灵,会有血光之灾。这些可笑的说法首先是偏见,当这些偏见付诸行动,禁止女人上龙船,禁止女人站桥上等等,就成了歧视。所谓文化,什么传统,都是掩饰歧视的好听话。

但考虑到村民自治,村子可以明确男丁比女人更有资格,不管任何恼怒女游客上龙船,也不管龙船上的船员如何训斥桥上女性,勉强都还算村规民约的范畴。村里的男人可以抱团不让女人碰传统龙船,可以吆三喝四让女人走开,这些私域范围的事情,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最多也就道德上谴责一下,但像容桂街道那样以官方身份力挺歧见,涉及到移风易俗的政府义务,就不合适了。

如果维护的是正当合理的文化传统,或者说真心实意地想要传播龙船文化,首先要从好好说话开始,从检视龙船文化中的糟粕入手——哪怕不是清楚糟粕,但也对文化中歧视女性、无法与时俱进的所谓规矩有清醒认识。既要以传统文化传承人自居,又要讨伐触碰禁忌的人,还要淡化或无视女性歧视,这未免太贪心了。

展开全文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大家都在聊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视频

查看更多视频

热点搜索

今日最热

进入首页·查看全网最热新闻